酒易彩网业新闻

来源:未知日期:2021-07-03 10:44 浏览:

  今年4月,苏富比春季“珍稀佳酿及烈酒”拍卖会在中国香港举行。一件尽收五版Black Bowmore黑波摩的“波摩珍品陈列酒柜”最终被一位私人亚洲藏家以4,375,000港元的价格投得,这一价格也刷新了位于苏格兰艾雷岛上的威士忌酒厂Bowmore波摩的拍卖成交纪录。

  波摩之外,一瓶The Macallan The Red Collection 50年以687,500港元的价格成交——这一单瓶之作属于Macallan麦卡伦于去年推出的Red Collection系列,系列作品的特点之一即在于其酒龄之长,其中酒龄最长的酒款甚至达到了78年,这也是有史以来陈酿时间最长的威士忌酒款。

  Macallan麦卡伦波普大师珍藏系列之“广告新珍藏版”酒款以437,500美元的价格成交

  实际上,老年份威士忌在拍卖市场上的强势地位早已经有迹可循。Rare Whisky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间,有100支威士忌的增值幅度达到了583%。2015年,稀有威士忌的投资表现极为出色,超过了包括黄金、葡萄酒等在内的投资品类——当年在英国拍卖的稀有威士忌总价值在960万英镑左右,较之2014年,该品类增幅达200万英镑。而到了2019年,这一数据再度刷新,当年收藏级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成交总金额达到了5770.7万英镑。有意思的是,这一情况并非仅在苏格兰威士忌市场上有所表现,一些老年份的日本威士忌——尤其是那些来自消逝的酒厂的酒款在拍卖市场上的表现更是优异。譬如说之前拍出的山崎50年单一麦芽威士忌(第一版),其最终成交价格就达到了269万港元,而在此之前,出自轻井泽酒厂的52年龙威士忌的成交价格为245万港币,所谓“买房不如买酒”,在这里倒的确是可以成立的说法。

  当货币购买力开始面临挑战,如何才能让手中持有的货币价值不流失成了当下许多人正在思考的问题,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走入威士忌世界,一些曾经在过去几十年里从未被广泛关注过的老年份威士忌凭借着自己的稀缺性,开始在投资市场逐渐崭露头角,其良好的拍卖市场表现和目前看来仍具有空间的升值潜力,使其成为了不少人的新晋投资选择。

  众所周知,一瓶威士忌之所以能被称为“威士忌”,陈年是十分关键的一步。在苏格兰法律中,蒸馏后的酒液必须存放在于苏格兰当地酒窖中,且在不超过700毫升的橡木桶中陈年3年以上时间,方可在酒瓶上标注“苏格兰威士忌”之名,而当酒液在与橡木桶的接触之中,双方的风味物质会进行一定程度上的交换,当两者达到临界平衡,便会被装入酒瓶中进行销售。但问题在于,酒液与橡木桶的风味物质交换过程是完全无法进行人为控制的,酒厂及酒窖大师所能做的,就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程中,去观察、照料和品鉴桶中酒液的变化,并依据自己的经验去判断酒款是否达到了最佳状态,能够在表达出橡木桶风味的同时,将酒液原本的特色进行充分演绎——在大部分情况下,许多威士忌会在12年-18年的时候达到自己的巅峰,只有极少部分威士忌能够经历超过30年的橡木桶陈酿,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老年份威士忌的珍稀性,毕竟它不止身上背负着时光带来的价值,同时也有着超过30年连续不断的人力成本、储藏成本等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世纪中后期,无论是日本还是苏格兰,都曾经有过酒厂关闭的风潮。当时因为种种原因而不得不关闭的酒厂仍旧会保留一些未被销售掉的存酒橡木桶在其中,而随着威士忌市场的不断转好,这些储藏在关闭的酒厂中的橡木桶被重新发掘了出来,其中部分酒液或许会因为缺少管理而吸收了过多橡木桶风味变得无法直接装瓶饮用,但仍可能有一小部分酒款“天赋异禀”,顽强地在那些暗无天日的岁月里将自己锻造成了风味极佳的老年份产品——试想一下,酒液、限量装瓶、超高年份,这几个要素加起来,铸就的是又一款具有联想空间的老年份威士忌。以来自即将重启的酒厂Brora布朗拉的“溯源藏珍”系列为例。该系列包括三款老年份单一麦芽威士忌,分别是48年、43年和38年。据目前信息,这一系列全球限量300套,市场建议零售价30,000英镑。

  必须要强调的是,在当今的威士忌市场,老年份单一麦芽威士忌的装瓶亦呈现出单桶、桶强结合的特点。所谓桶强,指的是“原桶强度”,它是将酒液从橡木桶中直接装瓶,不额外加水进行稀释的方式,这种做法可以进一步限制酒款在销售时的数量,而单桶装瓶指的则是酒液来自单一橡木桶,这也意味着其数量有限,毕竟一个橡木桶的储酒量本身就是有限的——若是两者结合在一起的话,那么你很容易就会发现,这些老酒无论是从价格还是从价值上,都变得比以往更高了一些。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