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彩网窖藏原浆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者对品质、健康有了新的需求,对白酒的诉求也变成了‘喝少一点,喝好一点’。”在刚刚过去的第104届春糖会上,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表示,目前酱酒热出现了两种迹象:一是主流资本都在关注和考察酱酒企业,同时纷纷进入酱酒行业;二是主流酒商哄抢酱酒品牌,出现了“一酱难求”的局面。

  不过,张道红也表示,虽然现在酱酒是供不应求,需大于供,但是3年至5年之后酱酒将进入下半场,会有约80万千升的产能集中释放,市场进入竞争激烈、品牌厮杀的环节后,很多小企业、小品牌可能就面临淘汰。而5年后实现品牌集中、产能集中和规模集中,这个效应会更加明显。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与以往不同,除了钓鱼台、光良、贵州酱王府等众多白酒企业在春糖会期间发布新品外,身为黄酒企业的古越龙山旗下公司女儿红及葡萄酒酿造销售集团天鹅酿酒集团也跨界染“酱”。酱酒热的背景下,业界一时间甚至戏谑称“糖酒会”为“酱酒会”。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随着茅台市值突破万亿元,股票一路飘红,国内酱酒热快速升温,一时间入局者众。除了头部企业茅台外,郎酒、习酒、国台、珍酒等酱酒企业纷纷扩产,酱酒成为香饽饽,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2020-2021中国酱酒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酱香型酒产业实现产能约60万千升,同比增长约9%;实现行业销售收入约1550亿元,同比增长14%;实现行业销售利润约630亿元,同比增长约14.5%。

  酱酒虽热但并非主角。2020年全国酱酒约60万千升的产能约仅占中国白酒行业产能的8%,基于此,各路资本入局酱酒市场。

  “酱酒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才刚刚开始,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热度很高,投资热、扩产能热、宣传热、提价热,但热的同时也带来了竞争。”中国酒业泰斗、茅台原董事长季克良表示。

  4月9日晚间,尚在春糖会参展的四川省白酒上市公司水井坊发布公告,宣布拟以现金形式出资,与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合作成立合资公司,正式涉足酱香型白酒经营,并为此出资不低于5.6亿元。

  “近几年,酱香型白酒在国内白酒市场发展趋势向好,市场占有率也不断提升,但向好趋势持续时间尚无法确定。”尽管水井坊在公告中指出进军酱酒的风险,但水井坊股价从4月9日的73.09元/股涨至4月16日的105.1元/股,仅在4月19日微降3.66%至101.25元/股。

  此外,药企也在跨界布局酱酒市场。天士力药业旗下的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在2020年5月22日发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其79.02%的股权都由天津天士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从天士力2019年的收入结构中可以看出,国台酒业为其贡献了18.88亿元的营收,净利润达到3.74亿元。

  “我们在茅台镇买了一个酒厂,现在酱酒太热了。其实我们之前就在做酱酒,只是没有太宣传。”一位不便具名的白酒企业CEO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一名在酒类电商平台任职的运营总监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已经在茅台镇注册了一家酱酒公司。在被问及注册原因时,他坦陈:因为酱酒挣钱,“之前一直想布局酱酒市场,现在入手算晚了,所以希望赶上最后一波,分一杯羹”。

  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宋书玉指出,白酒产业是一个典型的时间产业。要警惕“一夜之酱”的投机者带来的极大风险。在他看来,“这些‘墙头之酿’,会毁了酱香,也会毁了中国白酒产业”。

  目前,酱酒市场一方面是高端酱酒的稀缺,另一方面是新入局者越来越多。处于这一矛盾阶段,接下来会如何发展,继续扩张还是回归冷静?聚焦到企业的长期发展,产能是很重要的关注标准。

  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认为,产能是酱酒企业发展的底牌。产能是问题的根源,也是问题的解药。酱酒企业要看9年。头三年,看产能;今三年,看品牌与组织;后三年看地位与扩产。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曾表示:“稀缺,是人们对酱酒的重要认知之一,这种稀缺取决于生态、环境等复杂因素。而一段时间以来,酱酒热的形成,恰恰是在不断突破自己的‘稀缺’边界。”

  《证券日报》记者在淘宝上查询发现,一款名为“酱香型53度纯粮食原浆糯高粱酒30年窖藏老酒口粮”的白酒宣传称,该酒为“纯粮坤沙 三十陈酿”,价格为198元/箱,且称是酒厂直销,自己的酒厂自己的品牌。不过,记者通过天眼查App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9日。那么,从2016年到现在也只有5年,三十年的陈酿从何而来?

  《证券日报》记者将疑问抛给客服,其称这款酒由30年坤沙作为基酒+5年碎沙。但是在一开始的介绍中,该客服却称这款酒是30年窖藏坤沙老酒,是符合大众口味的纯坤沙口粮酒。

  “白酒一般都要勾调的。需要注意的是,勾调不是勾兑。”上述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是典型的文字游戏,不良商家就是利用消费者对酱酒知识认知不清,从而获利。

  “酱酒热催生了很多行业,也呈现出许多酱酒品类的乱象。”张道红认为,行业仍存在集中扩能后的生态隐忧、赚钱效应下的品质隐忧、快速扩张后的人才隐忧、利益驱动下的品牌隐忧及配额稀缺下的渠道危机。

  张道红呼吁酱酒同仁不要过度营销。同时,企业应基于消费者的感受和价值做好产品,真实准确地传播酱酒文化和酱酒故事。在他看来,酱酒热的大背景下,如何行得稳、走得远是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记者 许 洁 见习记者 王 君)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