窖藏原浆易彩网

  酒企建厂没几年就推出5年、10年乃至30年、50年陈酿的情况在业内已很普遍,甚至如何勾兑年份酒在行业内都已有不好的惯例。这种乱象背后,是年份酒缺乏统一规范和标准的尴尬现实。日前媒体报道,口子窖、北京二 锅头等众多品牌都从泸州收购原浆酒。

  据法治周末报道,记者从泸州市酒类产业管理局酒管科了解到,泸州每年的原浆酒产量过百万千升,其中近半数以原浆酒的方式供应给外省的其他白酒企业。

  其中包括口子窖、北京二锅头等众多品牌都从泸州收购原浆酒。泸州市酒类产业管理局酒管科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对于这种外购原浆酒的行为,白酒专家曾祖训认为,这是四川企业与川外企业资源互补、利益共享的正常商业行为。

  但对于这种在业界看来正常的商业行为,却鲜有白酒企业愿意承认,甚至四川当地原浆酒生产厂家都尽量保持低调。

  我们做原浆酒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之所以低调,主要是酒企担心原浆酒外购现象过于张扬,消费者会对其企业的生产能力、产品的性价比产生质疑。所以不得不低调行事。四川邛崃一家原浆酒企业负责人陈琦对记者透露。

  据齐鲁晚报报道,酒质好不好,百姓说了算。参与评选的十种白酒均为150元左右大众消费产品。包括茅台王子、泸州老窖六年头、老白汾、老郎酒等十几种大众消费白酒。之所以选择这个价位的酒,是因为平日里消费者与这个价位的白酒接触比较多。同时这也是市场上都能看得见、买得到的大众消费品。主办方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大众消费日渐成为白酒的中坚市场,此次品酒大赛在质量差环节上,对首届品评各企业高端产品的做法进行了调整,特意将大众消费类的产品作为品评的对象。

  记者了解到,对于质量差的评比采用了取平均分的办法。即将所有参赛选手的打分相加,除以选手人数。因为消费者的喜好不同,取平均分的办法最为科学。同时来参加决赛的选手来自山东14地市,他们是从上万名初赛选手中选拔出来的。为此他们的品评数据可以代表全山东的消费喜好。主办方负责人介绍到。

  记者从积分表看到,五年口子窖在所有参与品评白酒中位列末位。位于倒数第二的是老郎酒。口子窖我以前常喝,这今年觉得质量不如以前了。但也说不出具体什么地方不对了。这次比赛尝完所有的酒之后很明显感觉到五年口子窖的质量差些。济南选手赵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市面上的企业主要是用固态发酵的原浆酒添加食用酒精进行勾兑,再添加食用香精调味,就成了年份酒。原浆酒的使用比例不固定,有的企业是用50%以上的原浆酒勾兑,有的企业是用30%以上的原浆酒勾兑。傅国城说。

  对此,江南大学白酒研究专家范文来教授表示,如果只是基酒添加食用酒精勾兑年份酒,专业人员一喝就能判断出来,但如果添加了香精香料就不好分辨了。

  河南省尉氏县一家大型香精香料厂区域经理告诉记者,国内很多酒厂从他们公司购买香精香料,主要包括四大酸四大酯(白酒勾兑主要使用的添加剂,即己酸、乙酸、乳酸、丁酸、己酸乙酯、乙酸乙酯、乳酸乙酯、丁酸乙酯)。

  当记者以酒厂采购人员的身份询问有哪些酒厂从该企业采购香精香料时,该经理却表示:每次采购都会跟酒厂签署保密协议,无法透露具体名称。

  当记者以没有具体案例、对其商家信誉没有信心为由表示拒绝继续谈判时,该经理最终辩解道:有些大酒厂成立不到50年却能推出50年陈酿,你说是为什么?大酒厂要想有年份酒卖,当然是靠我们这种原料厂家。浏阳河酒业1998年才成立,还不是推出过50年陈酿?但行里人都清楚,浏阳河一共也就几坛50年的老酒,现在还放在他们厂的博物馆里。

  前述香精香料的区域经理所说的现象并非个例。白酒分析师李晓冬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有能力做年份酒的只能是有大量好的原浆酒的大企业,算下来也不超过10家,其他的中小企业根本不具有生产年份酒的能力,但市场上却有超过6成的白酒品牌推出了年份酒,大部分都是勾兑生产的。

  陈琦告诉记者,目前四川原浆酒的生产成本约在1.8万元/吨。其中前段酒的价格最贵,可高达10万元/吨,中段酒的价格次之,约8万元/吨,后段酒的价格从3万至5万元不等。

  陈琦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由于窖龄等不同,原浆酒的生产成本也有差异,原浆酒生产成本平均在15元/斤,加上税收,成本也不过每斤几十元。将此原浆酒勾成成品酒之后,与市面上动辄百元甚至数百元一瓶的年份酒产品相比,毛利润在50%以上。这恐怕才是白酒行业年份酒爆发的主要原因。

  按照包装上标注的时间和每年的产量销量来推算,一些历史悠久的白酒品牌即使有如此陈酿,也应该所剩无几。更不用说在计划经济年代,我国每年用于酿酒的粮食是有指标的,储存量根本支撑不了如今的年份酒盛况。对于年份酒的火爆,华泽集团董事长吴向东哭笑不得。

  记者也发现,绝大多数年份酒的包装上,除了醒目的××年陈酿或××××年××酒之外,其他基本信息和没有标注年份的白酒没有什么区别。

  当记者对多家酒厂导购人员问起20年陈酿是20年酒窖生产的,还是20年前就已经生产的时,酒厂导购员往往含糊其词。其中部分自身成立还不到20年的酒企人员更显尴尬,只是表示酒里一定有一部分是陈酿,但具体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更有甚者,有些酒企不仅仅是勾兑年份酒,更在宣传手段上下足了功夫。酒鬼酒副总范震告诉记者,由于年份酒的走红,洞藏酒也一度水涨船高,这让湖南曾掀起了一股挖洞风,不论是防空洞还是炸的洞都被使用起来。酒企纷纷把酒搬进洞里储存,不论是老酒还是新酒,都被酒厂贴上二十年、三十年的洞藏包装以年份酒销售。

  年份酒在白酒市场上已经风行了近10年,然而至今仍未出台相关标准加以规范,企业的水平参差不齐,有些胆子大的酒厂干脆把当年生产的酒打上年份酒的标牌,想标哪年就标哪年,使一些相对优质的年份酒反而受到不利影响。马勇说。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专家赖认为,我国在年份酒领域缺乏法律规范,市场的自我调节作用根本解决不了存在的问题,再加上消费者不具备鉴别知识,这些因素的叠加就给年份酒领域留下一条灰色地带。只有在企业加强管理,行业自律的同时,推行强制性规定,才能改善目前年份酒放卫星的现状。[详细]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