窖藏易彩网原浆

  A股上市酒企中,每个品牌多多少少都会有几款高端白酒,并且一般都会打出“X十年窖藏”的称号,如茅台、五粮液,郎酒等。

  继古井贡酒为赢五粮液,自曝“年份原浆”为营销概念之后,近日,有媒体发现,古井贡酒的年份原浆存在造假嫌疑。

  酒是陈的香。在消费者的认知中,好酒通常是与年份挂钩的,越好的酒,年份就越久。“X十年陈酿”等词汇,在白酒营销中屡见不鲜,不少酒企直接将酒的年份写进产品名称中,如古井贡酒的古16、古20等。

  但事实上,白酒中,越陈越香的一般都是酱酒,窖藏时间越长,口感越顺滑,如茅台、郎酒等。而浓香型白酒,通常只需要储存一至三年时间,就能获得较好的口感。所以,浓香型的古井贡酒产品名中的16、20等数字真的是原酒窖藏的年份吗?

  财经十一人报通过财报中基酒“存货”计算出古井贡酒的基酒周转次数和基酒储存天数,得出2016年-2020年,古井贡酒的基酒储存时间的五年均值为361天,而A股上市公司中的另外三家浓香型白酒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的五年基酒储存时间分别为404天、255天和717天。

  虽然部分酒的储存时间或许存在误差,不过平均来看,古井贡酒的基酒储存时间显然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陈”。

  年份,即为年份酒。在《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T/CBJ2101-2019》中,年份酒是这样被定义的:“以传统白酒(固态法、半固态法)工艺酿造,经贮存三年及以上基酒勾调而成,标注年份为所用主体基酒加权平均酒龄,不直接或间接添加食用酒精及非自身发酵产生的呈色呈香呈味物质,具有本品固有风格特征的白酒。主体基酒总量应不小于基酒总用量的80%,标注年份取加权平均酒龄的整数”。

  财经十一人通过财报推算了古井贡酒的基酒产能,推算出古井贡酒基酒产能之间存在巨大缺口,古井贡酒而这个缺口则需要外购基酒或食用酒精弥补。结果显示,2011年-2020年,古井贡酒需要外购基酒或食用酒精的数量至少在1吨以上。2012年和2019年甚至达到了2吨以上。

  2012年时,古井贡酒还被曝出大量使用食用酒精勾调白酒的丑闻。也就是说,古井贡酒生产的基酒并不能支持其相应的成品酒产量,只能依靠对外采购。通过古井贡酒母公司披露的原粮采购量,财经十一人倒推出古井贡酒外采基酒或食用酒精的情况。数据显示,2011年和2012年,古井贡酒的线吨,与年报中成品酒产量所对应需要的基酒差距甚远,90%以上的基酒和食用酒精需要对外采买。

  依赖外采基酒或食用酒精程度之深,超乎想象。套用农夫山泉的广告词,如果农夫山泉“不生产水,只做大自然的搬运工”,那么古井贡酒就是“不生产酒,只做勾兑”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时任古井集团销售公司经理的梁金辉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曾表示,“我们的年份原浆是实实在在的8年、16年份原浆”。这些原浆是否是古井贡酒自己生产的,年份真假与否,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显示,古井贡酒“年份原浆”的商标注册申请首次提出于2008年11月26日,但直到2016年12月,该商标才被核准注册使用在酒类商品上。

  期间长达8年的时间,古井贡酒的“年份原浆”商标注册申请都存在争议。其中,行业反对意见最大的就是五粮液。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五粮液曾因不服“五粮液年份原浆”商标被不予注册,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而拥有“年份原浆”商标的第三人古井贡酒也被卷入此次商标纠纷中。

  据中国商标网显示,古井贡酒先后在2008年11月26日和2009年12月4日提出“年份原浆”商标注册申请。两个商标先后都曾注册成功,但因为遭到多家企业对该商标提起异议,最终都相继被宣告无效。

  2008年11月26日,古井贡酒首次提出申请注册第7079302“年份原浆”商标,但是该申请在2009年被商标局驳回。商标驳回复审后,该商标注册申请在2013年7月13日得到初步审定。但据中国商标网显示,第7079302商标在2013年7月31日至2015年9月期间,收到多份商标异议申请,最终在2015年11月2日被宣告无效。

  2013年7月22日,五粮液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原商标局)提出第12957116号“ 五粮液 年份原浆 ”商标(简称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3类“烧酒、烈酒(饮料)、酒精饮料(啤酒除外)、蒸馏饮料、鸡尾酒、葡萄酒”等商品上。

  但因为古井贡酒2009年12月4日提出第7888693号“年份原浆”商标(简称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 古井贡酒 公司向原商标局提出异议。原商标局经审理作出(2016)商标异字第9765号《第12957116号“五粮液 年份原浆”商标不予注册的决定》。

  在与五粮液年份原浆的商标纠纷中,古井贡酒方面提交的相关证据材料中,有一份来自中国酿酒工业协会出具的相关证词,称我国酿酒专业术语中并无“原浆”这一说法,“年份原浆”并非我国国家标准GB/T15109-94“白酒工业术语”中确定的基本术语及定义。也就是说,所谓的“年份原浆”,不过只是一个营销概念。

  河南省酒业协会总工程师、白酒分会秘书长赵书民早就表示过,年份原浆,用在其他领域或许没有什么意义,但用作酒类商标,则直接体现了酒的功能、效果和工艺特点,是对消费者的一种误导。

  年份和原浆二者没有必然的联系,年份是指原酒窖藏的时间,而原浆则是通过发酵蒸馏而得的原度酒,是不勾兑不加水的原始酒液,称为原酒;如果在原酒里加了水就不能再叫原浆了,即使是调整了原始酒液的酒精度数再叫原浆也不合适了。

  白酒行业专家欧阳千里也曾公开表示,世界上根本没有“原浆”的概念,是公众因为对“勾兑”的不信任及恐惧,才催生出对“原浆”的热捧。

  这场商标纠纷中,古井贡酒赢得了官司,但是也因为自曝其所谓的年份原浆并非原浆,只是营销概念,失去了声誉。

  年报显示,古井贡酒2020年实现营收102.9亿元,同比下滑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5亿元,同比下滑了11.58%。

  受到疫情的影响,古井贡酒的产量也出现下滑。2020年,古井贡酒实现白酒产量约83668吨,同比下滑3.75%,而销量约86930吨,同比下滑更是达到10.8%。虽然这其中主要是黄鹤楼的销量下滑所致,但年份原浆的销量仅增长3.99%,且毛利率还下滑了1.66个百分点。另外,古井贡酒2020年整体毛利率也出现下滑,仅75.23%,已经连续两年走低。

  另外,年报显示,古井贡酒在2020年的销售费用达到了31.21亿元,销售费用率达到了30.32%。这个销售费用率,在整个A股上市酒企中都是数一数二的,易彩网仅低于青青稞酒,更超过山西汾酒、今世缘、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等头部酒企数倍。

  此外,从2020年年底开始,古井贡酒还多次提价,着重发力次高端市场,重点放在打造“年份原浆”系列产品。

  在2016年收购黄鹤楼酒业后,古井贡酒还在2020年11月发布公告称拟明光酒业,截至2021年1月初,明光酒业60%股权已过户。明光酒业的顺利收购,多多少少能缓解古井贡酒基酒产能,减少古井贡酒对外采购基酒或食用酒精的依赖。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广告运营:西安商情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